未闻君

蓝天如此耀眼,不知为何让人心痛

【星勇】纵我不往

(缓慢的)二更

列了下大纲,应该会更一共四次,然后完结。最后当然是HE啦!


小星星继续追爹




(五)

在公园里贩卖热狗是一个好主意,生意通常会一桩接着一桩。彼得为此忙碌了一整天,等到他把那辆旧皮卡停回车库里的时候,天已经黑透了。

他带着一身汗水和疲惫走进玄关,毫不吃惊的看到客厅里多了四五个人。那群人在烟雾和啤酒里大声讨论,像一伙儿要分赃的海盗一样吵闹。

“小朋友,晚上好!”一个瘦子率先跟彼得打招呼,那是克拉格林,跟勇度做事时间最长的家伙。彼得把手插进裤子口袋里,走近几步:“嗨。”

“勇度,”另一个脸上有疤的嚷道:“每次见这小子他都比上一次更壮!你得考虑让他加入我们,他有你指点一定错不了。”

他们哈哈大笑起来,勇度也在其中,而且他是笑得最大声最混蛋的那一个。笑声过后,他拍了下大腿,命令彼得:“回来的正好,去弄点儿吃的来,我们都饿了。”

“好吧。”彼得耸肩,转身进了厨房。他花了一点时间烤了一堆小马铃薯,又浇上肉汤和豌豆,那些都是罐头制品,外面那群人就只配吃这个。他把这几盘黏糊糊的东西送出去,餐盘落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。

那个疤脸抢先喝了一大口汤,他发出夸张的声音,接着冲彼得嚷道:“小子,这糟透了,一点肉味都没有。”

“或许你得检查一下舌头,闪电脸,我加了上好的肉汤。”彼得回答,为了看起来友善一点儿,他还挤了挤眼睛。

另外几个家伙开始起哄,闪电脸在一片嘘声中坐了一会儿,放下盘子站起身。他身高大概有6英尺4英寸,像一座移动的铁塔一样走近彼得,那居高临下的姿态让彼得能够看到他的鼻毛。

“我不喜欢你的态度。”闪电脸粗声粗气的说。

“哦,你听过那个童话没有?”彼得抬头跟他对视:“是这样的,很简单:小鸟,老鼠和香肠一起住,每天做晚饭的时候,香肠就跳进粥里打个滚,然后粥就变得很香。*”他冲闪电脸挤挤眼睛:“也许你可以试一试?”

克拉格林噗嗤噗嗤的笑了起来。闪电脸伸手揪住彼得的领子,他似乎想要发怒,不过彼得才不担心,他满不在乎的冲闪电脸咧嘴。

“行了,闪电脸。”勇度终于说话了,他走过来握住闪电脸的拳头,向一边甩开,又不轻不重的踢了彼得一脚,像对小狗似的把他拨拉到墙边去。

“时间不早了,”勇度说:“我们该走了。”



闪电脸看了勇度一眼,他嘟囔了一句什么,勇度笑了,尔后用一种危险的口气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闪电脸摇摇头,但是勇度又问了一遍,声音变得更低了,当勇度这么问话的时候,通常意味着没人可以不回答。闪电脸从鼻子里呼出粗重的气流,他最后说:“得了吧,老大,你总是护着彼得。”

气氛变得僵硬起来,彼得试着开个玩笑,他说:“嘿,老兄,那故事让你不舒服了?我现在改主意了,其实比起那个香肠,你更像是老鼠。”


没人和彼得一起笑,闪电脸怒视所有人,最后指着勇度的脸。

“这么多年来这小混球就只会捣乱,他没帮过我们一次忙。”闪电脸叫道:“上次的石料生意也被他搅和了。说真的,勇度,他不是你生的,我看不出你维护他的理由!如果你告诉我你是想操他的屁股,那我——”


他被迫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,因为勇度猛地挥出了一拳,拳头砸在肉上发出沉闷的响声。闪电脸一屁股坐到地上,又很快蹦了起来。他和勇度拳來脚往,像是两只熊,或者其他什么的野兽在互殴,克拉格林在一旁张大了嘴。

彼得来不及多想就扑了上去,不知道谁挥拳打中了他的嘴角,痛得他眼前一阵发黑。老混混之间的打斗很难有第三人发挥的空间,不过彼得还是帮勇度挡了好几下,他凭借体力优势把闪电脸一路推搡到大门口,然后一脚踹了上去。

“滚出去!”彼得喊。

闪电脸踉踉跄跄的退后,最后扶住一棵树才站稳了,他骂骂咧咧的诅咒彼得,比中指,叫喊一些不入流的威胁,然后消失在夜色里。彼得揉着脸回了客厅。



室内一片凌乱,混混们分散在屋子各处,克拉格林单手扶着额头,看着满桌狼藉发呆。而勇度叉腰站在门口,他脸上有一块擦破了皮,脖子上的领巾掉了,除此之外,他的神情和那些在巷子里游荡的流氓没任何区别。

“嘿,小子。”他瞪住彼得,依然是又轻又哑的嗓音:“我不记得我说过需要你帮我打架?”

彼得不客气的瞪回去:“我没想帮你,我只是讨厌那狗娘养的。”

勇度冲他做了个闭嘴的手势。

“他说的没错,你是个混球。现在滚回房间去,别再给我添麻烦了。”






*格林童话




(六)

彼得气冲冲的迈进自己的房间,把卧室门在身后摔上,勇度就是个混蛋,他早该知道自己是多管闲事。但是他一点不后悔把闪电脸赶出去。听听那人说的话吧,他以为勇度觊觎彼得的屁股?说实在的,勇度从不缺少各式各样的屁股。

彼得下意识的看一眼穿衣镜,镜子里人有一副称得上火辣的身材,比起勇度在酒吧里钓的男男女女也绝不逊色。哦,该死的,彼得.奎尔,他在心里喊:你为什么要拿自己和勇度的性伙伴比较?那些人一夜过后就跑的无影无踪!

客厅里传来关门的声音,彼得凑到门缝前,看到勇度坐在沙发上,今晚的事大概是泡汤了,克拉格林和其他家伙都先回去了,这屋子里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

彼得觉得怒气有所平息,理智告诉他该去洗个澡,然后睡觉。但他鬼使神差的蹲下身去,从门缝里继续往外看。他看到勇度陷在沙发里,不知在想什么。

勇度的嘴角天生下垂,像是翻了的船,看起来神情总是很严肃,虽然彼得太清楚不过了,他即使在想黄段子时也是那副德行。而那块淤青明晃晃的挂在勇度脸上,十分刺眼,彼得等待着它的主人想起擦药这回事。

他等了很久,直到腿蹲麻了,才等到勇度动弹。老家伙站起身,彼得猜测他要去房间里拿药水——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,勇度去橱柜里拿了一袋玉米片出来,又倒回沙发上,还用脚趾瞪开了电视的开关。


靠,彼得受不了了。


他几步走出来,走到勇度面前,把那包玉米片抢过来,自己抓了一大把塞到嘴里,嚼得咯吱作响。

“混蛋,给我留点。”勇度说,声音听起来怪疲惫的,彼得在他面前蹲下去,仔细查看他的伤口。

“你需要上药。”彼得硬邦邦的说:“你以为你还是二十岁?勇度,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”

“你指什么?没有揍你一顿这件事吗?”勇度回道。

“我指的是,”彼得忍着气说:“我指的是你和闪电脸们混在一起。我今天早上看到斯塔卡了,你离开他以后就没遇到靠谱的家伙。”

“哦,得了吧。你还不知道赚面包是怎么一回事。”勇度说:“小子,你以为我天天都在做什么?慈善?虽然我美如天使,不过那不代表我真的是。”


他没有回答关于斯塔卡的问题,彼得眼睁睁的看着勇度把玉米片夺回来,然后走进了卧室。




“等一等——”他试着说。

“别废话了,小子。”勇度头也不回:“我收养你不是为了让你烦我,知道吗,如果我没管你,你会在孤儿院待到12岁,然后被变态或者搞地下实验的带走。你能站在这儿吃玉米片,应该觉得知足。”






(七)

彼得第二天出门的时候还觉得头在疼。他的嘴角昨天疼了一晚上,害他失眠了,这算是后遗症。事实上,他在天快亮时才睡着,并且毫不意外的梦到了勇度。梦里勇度和斯塔卡刚吵完架,开车带他搬离密苏里州,他这次坐在副驾驶,一路上驾驶台上的玩具一直在冲他点头。

那些脑袋里有弹簧的黑猫,水晶做的青蛙,眼睛像豆子的绿色小人,他们在阳光下好看极了,彼得偷偷把他怀里那个巨魔娃娃拿出来,和那群小玩意儿摆在一起,可是这一切都被勇度看到了。

“蠢货,”勇度毫不留情的顺:“别乱碰,你把我的收藏碰脏了!”

勇度无疑是个混蛋。彼得再次确认没有比他更可恶的人了。但是很奇怪,他呆在勇度身边并不难受。这也许说明他也是个混蛋?不,不是的,他要好得多,他是——


“星星上的爵爷。我想你一定听过星爵这个名字。”彼得对面前的人说:“在这个地方我最有名。”

那姑娘冷冷的看着他,反问道:“星什么?”


“星爵……”彼得抓抓头发:“算了,来个热狗吗?”

“不要。”姑娘说:“你见没见过一个跟我差不多长相的女孩?她叫星云,她是我妹妹。”

彼得转了转眼睛,说:“来个热狗我就告诉你。哦,来两个吧,你走丢的妹妹一定也饿坏了。”

姑娘有一头卷发和一张美丽的脸蛋儿,但是她现在瞪起了眼睛。她生气了。彼得正想要说点什么,另一个声音插播进来:“小姐,别听他的,我看见你妹妹了,来个气球吧。”

彼得冲声音的来源看过去,说话的年轻人距离这边五码左右,面前放着两个氦气罐,手里还扯着一串兔子,狗熊,和看不出是啥玩意儿的气球。他个子瘦小,神情暴躁,身边的大高个儿应该是他的同伙。

“嘿,老兄,”彼得说:“别这么混蛋。”年轻人不理睬他,冲那姑娘说:“我看到那小家伙背着双肩书包,脖子上还挂着女童军证,那上面写着星云,真是个可爱的名字,她走丢了你一定很着急。”

“哦,他说得对。”那姑娘转头就走:“你是个混蛋。我妹妹只比我小一岁。”

彼得很给面子的大笑起来,年轻人冲他呲牙,离他们最近的旋转木马在这时发动,音乐和笑叫声一同响起,而一切似乎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。

“站住!星云!”那姑娘大叫,她冲旋转木马疾跑过去,身边经过的人都被她无情推开,那些带孩子来游乐园的父母吃惊的躲避她,接着她绊倒了,摔下去的时候撞了另一个小男孩,小男孩手里的皮球飞出来,他哭着喊:“我的魔法球!”

那个蓝色的球弹过来,重重打在彼得脸上,于是彼得站立不稳,踢翻了一盘子热狗肠。等他睁开眼睛,他看见卖气球的和那个高个儿同伙站在他面前,正在吃他的热狗肠。

“嘿!”彼得吼道。

“这香肠烤糊了。”小个子冲他耸耸肩膀,他混球的程度超过想象,彼得感到吃惊多过生气,他想他必须做点什么。

他抬手给了这家伙一拳。接着就是一场一对二的斗殴,卖气球的小个子身手不凡,而高个子伸开双臂就把彼得箍住,他们撕扯个没完,拳來脚往都很卖力气。不远处的孩子哇哇大哭,孩子的父母则扯着那姑娘不放,所有人纠缠成一团直到引来执勤的警员。他们被一辆滴滴乱叫的警车带走,拍照,登记,拘留二十四小时。

“你们不能这样!”暴躁的小个子边走边回头喊叫:“我们是受害者,那小子打我们两个,格鲁特,你说句话,该死的……”

他的高个儿同伴无言的拍他肩膀,彼得回敬道:“香肠小偷,你们先搅和我的生意,又吃我的东西,吃完了你们又说什么?这烤糊了?混球,我才是被连累的那个。”

“那他妈的是个玩笑!”小个子大叫:“不好笑吗?你这傻冒!”

“你说的对,是他妈的不好笑。”

彼得嚷完这句话,一头撞在了迎面而来的人身上。他捂着脸抬起头,来人又高又壮,同样的衣服表明他也是个受到拘留的囚徒。彼得退了一步,那人笑了。

“小家伙。”他咧开嘴:“走路小心点,或者你是想和我来一炮,让我好好捏捏你的小屁股?”

彼得听见这话就感到怒火中烧,他准备用拳头和更粗鲁的话来回应,不过这次暴躁的小个子先说话了。

“大块头,”他说:“你动他一下试试?他是我和我朋友的!”

这话听起来颇有歧义,那位囚徒张大了嘴,搞不清状况。彼得忙说:“他的意思是我们还有恩怨没了结,是吧?”

他转头冲小个子求证,小个子呸了一声:“那之后你也别想烦我们,不然我打爆你的头。我火箭说到做到!”

叫火箭的家伙语气坚决,他高大的同伴在一旁点头,彼得这下子有点吃惊了。大块头囚犯走开以后,他小声问火箭:“我以为我们是敌人?”

“你他妈的在说啥?”火箭说:“我们当然是敌人。不过你这小子是个打工赚学费的乖宝宝,你没道理要和那群人渣打炮。”

“嘿,你怎么知道——”彼得忍不住嚷,火箭摊摊手。

“我和我兄弟观察你几天了,你一直在我们边上做生意,你和女孩子搭讪的时候笑得别提多蠢了,还会额外多送人家一份热狗。我想,这小子想妞了!他赚钱不是为了面包,那么,就是开学前的零工了。”

“谢了哥们儿,”彼得诚心实意的说:“虽然我不同意你对我的形容,不过你的口气真他妈的像勇度。”

“勇度是谁?”火箭怀疑的看他:“是你爸?”

彼得感到一丝抗拒,他说:“我没有爸爸,勇度是我的监护人。”

“嚯!”火箭兴奋起来,他夸张的用拳头砸身边的高个儿同伴:“格鲁特,我说什么来着?这家伙是个乖宝宝。我们有多久没见过有监护人的年轻人了?”

格鲁特温柔的点头。火箭又问:“那么他会来保释你?”

彼得摇头,勇度每天晚上都有生意要做。只不过是24小时的拘留,他可以自己回家。



(八)
接下来的时间过的出乎意料的缓慢。彼得坐在角落里昏昏欲睡,又揉着眼睛强迫自己清醒起来。在他第三次从睡眠中转醒的时候,他听到警察喊他的名字。

“有人要带你出去了!”火箭躺在不远处的墙根下,枕着格鲁特的小腿,了然的说。

“我不认为会有人保释我。”彼得说:“不过我们明天见。”

他在警察的带领下走到一间屋子里,看到克拉格林坐在那儿。

“彼得!”克拉格林说:“你看起来不赖啊,像一堆烂泥巴。”

彼得打量克拉格林和他身后的墙,片刻之后,他就放弃了寻找那个穿旧皮衣的家伙。很明显勇度不在这儿,不然老家伙会把一条腿踩在凳子上,冲警察吹口哨,那样他们谁也别想出去了。

克拉格林为彼得办妥了手续,他们并肩走出警察局,彼得听见莫西干头的年轻人说:“我得告诉你,老大很生气。”

“哦。”彼得说:“我想那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克拉格林的眼神显示他很同情彼得,彼得努力挺直后背,摆出满不在乎的表情,路过一个邮筒的时候,他甚至还跳了一小段霹雳舞。他像只暴雨前的虫子一样扭来扭去,一路扭回家门口,勇度正站在那里,双手叉腰,影子淡淡的拖在草地上。

克拉格林率先停下脚步。
“嘿,老大!”他远远的挥手:“我完成任务了!我去给我祖母取牛奶,先走了!”

没人回答他,不过克拉格林才不理那些,他像阵风一样跑开,彼得只来得及对他的背影嚷:“我记得你祖母去世了。”

“去你的!”克拉格林扭头说,接着他被石子绊了一下,彼得回比了个中指,他一直看着克拉格林消失在公路尽头,才慢吞吞的转过身来。

清晨的露水打湿了彼得一夜没换过的衬衫,也打湿了草地,他踩着石板路,一步一步走到勇度面前。勇度眯着眼睛,歪着头,做出一个提问的姿态,而彼得绕过了勇度,向玄关走去。

“喂。”勇度在他背后说:“你不打算跟我说点儿什么?”

“我困了。”彼得努力让声音听起来轻快:“啊,还有,早上好,勇度。”


“啊哈。”他听见那人说:“好,所以你现在还学会蹲号子了?如果我早知道你有做坏事的天赋,我就会听闪电脸的,让你给我干活儿。”

彼得忍耐了一下,最终还是决定装作没听到,他继续往前走,但是勇度抓住他的肩膀。

“小子,我收养你不是为了培养你做一个人渣。”勇度威胁的说:“你必须听我的,因为是我把你养大的。不然你会在孤儿院待到12岁,然后被变态或者做地下实验的家伙带走。”


“够了,勇度!”彼得转过身来,他已经比勇度还要高大了,他毫不费力的俯视裹在旧皮衣里的老家伙:“够了,十二年来你天天对我说这些,我已经尽力做个和你不一样的人了,可是我干嘛要这样呢?勇度,我其实和你是一样的。”

勇度幅度很小的又歪了一下脑袋,他不屑的撇嘴,用那种邪恶的声音说道:

“哦,当然不一样,我二十岁的时候,已经不会说这种蠢话了。”


彼得想,一直如此。他们各自度过糟糕的一天,然后回到房子里,欣赏彼此的蠢相,再冷漠的拉开距离。但是不该是这样的,当他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的时候,勇度是这个星球几十亿人中唯一一个出现在他身边的。天知道他有多想靠近他。


TBC




写这篇的时候,我一直想竭力描写一种难以界定的,模糊而温暖的感情。希望我能做到几分。

评论(24)
热度(146)

© 未闻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