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闻君

蓝天如此耀眼,不知为何让人心痛

小说陈皮阿四的一些萌点

刚去起点转了一圈,三叔居然更了好多陈皮的番外,认真看下来居然很燃,这下子是真的被萌到了!记录下小说陈皮的萌点。
陈皮个人花痴向加少量师徒脑补。

1,陈皮是水匪炮头亲自盖章的“有头脑的花签子”,虽然应该特指的是打架方面的头脑,但是眼睛好,耳朵灵,动起手来看的全是别人的破绽,算是天生的杀人者吧。

2,番外里的陈皮懒得用计谋,只想痛快杀人,属于以力破巧的任性型人才,估计这一点上了年纪改了。

3,身世凄苦,从浙江流窜到长沙,混在叫花子堆里,每天被路人花样扔石头。

4,单兵战斗力爆棚,两把王八盒子,菠萝刀九爪钩,随随便便就能收获一串人头。

5,别人雇苦力都不爱用陈皮,原因是“他长相木讷”。exm?居然不是自带王霸之气?

6,出乎意料的很信命啊,要100文才能杀人,就等到有100文,少了一文都不行。哪怕忍不住躁动,已经把一文钱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了,却还是放了回去。而收了100文就只打算杀1个人,结果发现杀这一个之前需要先杀13个,气得大喊大叫:“老子只收了一百文,你搞莫子!”
(你个浙江人方言学的不要太快哦!)

7,残忍暴躁又呆萌,赴约杀人的路上突然改主意去斗鸡,虽然逢赌必输就是了。

8,赌输了还把死鸡藏在裤裆里,害的对面神经病反派乱脑补:“这人玩了我的女人还故意来气我,啊他屌还这么大,气死我辣!”

9,想吃辣子鸡的时候就一定要吃,当着一屋子敌人的面炒锅底。

10,最后还是没吃到。

11,受伤,总是受伤,花式受伤,生气起来把辣子拍在伤口上止痛……不过大概是这类底层杀手的宿命。

12,如同陈皮的对手所说,他是个近似畜牲一样的人。不过身为脑残粉,我要把这个词曲解为“动物性很强”,大概是依照本能和欲望行事,不理人间法理那类吧。到了他自立门户,成了一方枭雄之后,他依然是这番草菅人命的作风,为了不知真假的斗屠村,带徒弟下斗,遇到危险杀了徒弟自己跑,可见他行事目的性极强,为了生存和利益不择手段的习惯,也是类似野兽的。

13,世界在少年陈皮的眼里怕是很简单的,因为一切都可以用一刀或两刀来解决。然而简单又伴随着艰难,因为他是人,会伤病累饿,怀疑人生,战斗力下降。
跟了二月红后,陈皮明显少了这方面的烦恼。二月红待他如何尚待考证,可这一点就已经是千好万好了。

二四西皮也算挺热的了,但是剧里的师徒互动我实在不喜欢(虽然颜爱的不行)。小说中对师徒俩的互动笔墨很少,有描写的,一个是听戏时有些人对二月红出言不逊,陈皮偷偷的把那些人带到河边杀了。二是陈皮被赶出师门后回来送螃蟹,因为记得师父的命令,所以不进大门,只在门外说话。三是丫头病死,陈皮把无辜的商铺灭门,为此上了通缉令,还被逐出了师门。
以上种种,大概能看出陈皮对二月红两口子十分有感情,以及他在二月红手下过的很不错,导致数年如一日的保持了无脑属性。真正有长进,有老大气派,不再像个打手,还是自立门户之后的事了。

14,三叔番外未更完,但是陈皮武力值再逆天,也是没法一窝端了长江水贼的,这场战斗里他不是赢家,只能是牺牲品。不过who cares?橘子皮自己可能都不care,对他而言,他大杀四方崭露头角都是小事,圆了自己的卦,掌握了自己的命,知道了自己的方向,这些才是大事。然而这主旋律的大事是我等看客总结的,橘子皮不会认识到自己初到异地,就挑了当地的暴力集团,是怎样的光荣与烦恼,很大的可能,他只会觉得烦躁一扫而空,拎招牌开张做人命买卖,并且期待生意红火。

有一类人思维敏锐,长于布局,陈皮明显不是这类人,他多数时候懒怠思考对错,行事只凭锐利野蛮の直觉☆~

15,预测江边一战后,陈皮杀了炮头,或者还有其他重要角色,重伤逃逸,叫花子不能做,隐姓埋名养伤,机缘巧合之下被二月红收留,开启了拜师学艺的辉煌人生。

16,二月红在身手上能教给陈皮的十分有限,应该是把自家盗墓绝学传给了陈皮。据说长沙土夫子盗墓秘笈不传外人,陈皮一个包邮区小鬼,能学到二月红家的本事,应该是很得师父器重的。
我猜,二月红一开始只以为陈皮年少孤苦,格外好勇斗狠,还挺疼爱小徒弟的,时间久了才发现这人根本无法教化,屡屡以武犯禁,打也打不好,训也训不服,像个动物似的,你摸着它的头撸它的毛,它也能温顺一阵儿,松了手就冲出去胡天胡地,一言以蔽之,孽徒啊!
.
.
.
.
.

一家之言,欢迎讨论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暂时想到这么多,待补充。
by今日很认真的橘子皮苏粉

评论(11)
热度(171)

© 未闻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