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闻君

蓝天如此耀眼,不知为何让人心痛

暗黑者 双队 糟糕的初体验

同居设定,没经验又艰难的第一次


虽然标题黄暴,但只有肉渣。


正文:


刑警大队一队长和二队长的同居生活已经开始了很久了,然而两人的肉体接触仍然止步于亲吻。


并不是他们纯情得令人发指。

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男人,警校那种男人扎堆的地方出来的,又在见惯了世间百态的刑警队里混到今天,谁能是一张白纸。

只不过,他们在某方面的研究成果,实在是无限接近于空白。


比如……


“哎,韩灏……”晚上两个人并肩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联播的时候,周浩踹踹身边的人,却没回应。


“叫你呢!嘿,嘿!”他使劲推韩灏一把:“想什么呢!”

“干吗?”韩灏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,只肯给他一个余光:“有话说话,喊什么啊。”

“专心点儿!我有事儿和你说呢!”二队长不满的凑过脸去,看着眼前的人,直到他皱着眉头疑惑的看过来。


“咱俩……试试?”

周浩说完这句话,觉得脸上的热度可以把附近的空气蒸出水分来。

韩队长一脸呆滞的看着他,思考惯了谋杀案的脑筋明显还在转弯的途中,这反应真够慢啊,慢得周浩觉得他的脑子已经在转弯时候出了车祸。

在他想开口说要不还是算了吧的时候,韩灏的手伸过来了,紧紧的握住了他的肩膀。


教科书告诉他们,在展开一项行动的时候,要确定目标,制作计划,选择方法,参考经验,大胆实行,总结经验,再创新高。

说的全都对。

教科书还说了,在缺乏大纲与指导方针的情况下,不要贸然展开行动。


不听书本言,吃亏在眼前。

两个人以亲吻作为这个漫长夜晚的开始,缓缓的一起倒在在沙发上,手忙脚乱的把彼此的衣服拽下来扔到地上,然后以大眼瞪小眼作为结束。


“然后呢?”周浩瞪着韩灏。

“……”韩灏也看着周浩。

一阵小风吹过来,赤裸相对的两个人一起打了个哆嗦,褪去了热情。


由于两个人都不知道接下来怎么进行下一步,他们又各自低头,把自己的衣服捡了回来,期间为了捡沙发下的袜子,脑袋还狠狠的撞在了一起。


韩灏一边帮呲牙咧嘴的周浩揉脑袋,一边动脑想起了解决的办法。


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韩队长板着脸叫来曾日华。

“队长,我上班时间没打游戏!”曾日华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,抢着开口。

韩灏一本正经的命令他:“给我找几个同志向网站,下载十种以上不同主题的视频。”

曾日华感到了深深地羞辱:“队长,你什么意思!我真的不是gay!”

韩灏斜他一眼:“隔壁扫黄组案情分析要用!知道我这儿有个能人,来找你帮忙,你脑子里都想什么?”

曾日华听到能人两字,顿时喜形于色:“队长你,你夸我呢?”

“少废话,快干活。”


那天下午突然有个案子,所有人下班都很晚。韩灏风尘仆仆的回到家,已经10点多了。他脱衣服的时候,才想起来曾日华给他的那个小u盘,被他揣在夹克最里面的口袋里。

“周浩,起来”他的心突然跳快了几下,转过身去拍周浩露在被子外面的大腿。

“干嘛干嘛?”周浩穿个背心短裤,披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笔记本:“我这儿有大事,跟五甲团学开荒技术呢!”

他一晃手里的u盘:“别废话,我也是要跟你一起学技术。”


u盘里的文件一看就是经过了精心的挑选,范围囊括了日韩欧美,种类覆盖了校园捆绑制服黑帮NP……

“我去……”周浩吓了一跳:“这么多种玩法呢?”

韩灏戏谑的看他:“等学会了,咱俩一样一样试。”

“试你大爷!”周浩锤他一拳:“韩队长,你的思想已经被不健康的文化侵蚀腐化了你知道吗!”


“那看不看?”韩灏瞅他。

“……看!”


韩灏随便点开一个视频,跳过片头,发现屏幕里的两个男优没有一句台词,真刀实枪的直接进入了战斗。两具白条鸡一样瘦弱的身体纠缠在一起,肉体碰撞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雅蠛蝶,雅蠛蝶!”其中一位杀猪一样的大叫起来。


韩灏被震得手一哆嗦,直接跳到了下一个视频。

一群欧美壮汉把另一个壮汉堵在了试衣间,壮汉们面面相觑,空气中的荷尔蒙一触即发。

中间的壮汉被按倒在地上,大家开始纷纷脱裤子了。

韩灏听到周浩在后面说:“这欧美人啊,怎么都长一个样呢!看着都像你队那熊原似的。”

韩灏耳边仿佛清晰的响起了一声“个巴马!”他顿时兴致全无,动动手指,点下一个。


这次的片头剧情居然还蛮长的。

两个穿着东亚警察制服的警探,在黑暗的仓库里被捆在了一起。一个戴着面具的人逼他们做出种种动作,不然就要杀死两人。

这二位应该只是同事关系,一开始是誓死不从,面具怪人只好给他们下了药。

接下来……

周浩觉得瞎折腾了半天,该学的东西终于出现了。

那两个人先是用口水,后来用润滑油,润滑好了,就提枪上阵,演出无比卖力,表情无比狰狞。等到运动终于告一段落的时候,他都为他们松了一口气,并觉得身上充满了将理论过渡到实际的决心与体力,急需用实践来证明新知识。


“哎,我说,你领悟的怎么样了?”周浩把视线从屏幕里收回来转向韩灏。

那人已经靠在床头睡着了。

周浩忍着想冲他脸上吐口水的冲动,把韩灏的头平放在了枕头上,刚准备盖被,韩队长又醒了,迷迷糊糊的问他:“演到哪了?”

“演完了,别惦记了,你睡觉吧!”周浩无奈的拍了他一把。


又是一个周末。

青春易逝,周队长决心不再浪费宝贵的时间,既然他有了理论知识基础,就让他来指导韩灏吧。


可是这事想着不错,真的做起来,怎么就不是那么回事呢?


“接下来,”周队长抑扬顿挫的讲课声回响在两个人的卧室里“使用润滑油。”

韩灏低着头,仔细研究着润滑油上的说明。

“我说你快点好吗!”周队长的双腿打开,腰下垫着个枕头,衬衣的扣子敞开着几个:“我这姿势腰疼!”

“这个怎么用?”韩灏思考:“直接挤入还是涂在手指上?”

“我也没看那么仔细,有什么区别吗,随便随便,来吧。”周浩一脸满不在乎,内心觉得自己要抽筋了,更觉得两人都尴尬的像傻逼似的。


韩灏把那点冰凉的东西挤进了他的身体里,然后试着把下身对准那个部位……

“哎——呀——!!”周队长的叫声九曲十八弯:“痛——,你!出去!”

韩灏也痛的够呛,试着往外退,拔不动:“不行……夹太紧了,周浩你放松点!”

“你给我放松一个试试!”周浩声音都变调了:“出去出去!拿出去,快!”


两个人费了好大劲才狼狈的分开,周浩气鼓鼓的趴在床上,任凭韩灏掰开他的腿观察。

“没事,没受伤。”韩灏长出一口气,无奈的看了看身下依然坚硬的某部位:“得了得了,二队长,你这理论知识根本不过关,哪天有空再一起学习吧,现在咱们都睡觉好不好。”

二队长一个骨碌翻过身,平躺在床上,双眼望天。

半响无声。


韩灏也躺在他身边准备睡了的时候,听到空气里那句依然气鼓鼓的声音。

“我先给你弄出来吧。”

“什么?”他坐起来。

周浩不看他,继续看天,脸上有抹可疑的红色。

“你不是没解决吗……我可以给你……舔……”

韩灏觉得自己的血压似乎是升高了那么一会儿,否则不能解释,为什么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浩就跪在他面前,吞吐着他,而他紧紧的拽着周浩的头发耸动,每一下都顶到深处。


韩灏在周浩嘴里释放了一波精华,那人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,捂着嘴咳嗽了半天。

“没事吧?”他听见自己问。

周浩一边咳嗽一边摆手,起身准备去洗手间,却被拉住了手。

韩灏保持着跪坐的姿势,深深的埋首在周浩的下腹,温柔灵活的舔着他,而周浩明显力气全失,如果不是靠着墙壁,就要坐倒在地板上了。


在周浩终于喊着韩灏的名字射出来了之后,韩队长无师自通一样,领悟到了更高级的润滑技术。用两人的精液做润滑,他把手指深深的探入周浩身下的入口。

韩队长觉得,他一定是碰到了什么地方,因为周浩打了个剧烈的冷战,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。

他再接再厉,按住那里不断揉动,直到周浩彻底放松着为他打开了身体。

两个人探索至今,终于能如愿了。韩灏长驱直入,一边动作,一边含住周浩的嘴唇,舔砥着。


大概造物主造人的时候,就是故意让每个人成为孤零零的个体,给他们独立的人格与思想,却要依靠群居生活。这才能让两个相爱的人一起努力,寻找着与对方合为一体的途径。


“哎哎,我扣子,你慢点啊!”周浩从亲吻的间隔里抬起头来,一把撰住韩灏动作着的手:“我新衣服!”

韩队长格开他的手,仰起头面无表情的看他,手上一使劲,咔哒一声,那个倒霉的扣子不知去处。


周浩觉得自己应该发脾气来着,但是看着伏在他身上的人仰起的脖领线条,鬼使神差的,他在那突起的喉结上舔了一口。


后记


“剑,我,我和你说个事啊。”曾日华一脸忧心忡忡。

“怎么啦?”尹剑吓了一跳:“你失恋了?犯错误了?被工会开除了?”

“我,我觉得,队长可能……对我……有……”曾日华脸憋的通红“有那种意思……”

“什么!”尹剑顿时感到了尿意:“你怎么会这么想啊!队长?怎么可能…你是不是搞错啦…”

曾日华一脸视死如归:“队长那天特意把我叫到一边,让我给他……弄几个gv看,还说是隔壁扫黄组要……我后来问了,根本没这事儿!“瘪着嘴“他就是在暗示我,怎么办,我该怎么做……”

这边,尹剑真心实意的为了曾日华苦恼,那边,崇越也在为了周浩着急。

“队长,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我看您今天走路的姿势特别不对劲!”

周队长手一挥:“腰扭了,没事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“那您坐着吧,我去给您倒杯水!”崇越自告奋勇的起身。

“哎,你等等,崇越啊……”周队长眼神游离的对他下命令:“你给我,弄两幅新手铐来,要那种里面包了一层海绵的!”

“干什么用啊?”崇越有点发愣:“队长你的手铐丢啦?”

“隔壁扫黄组的兄弟丢了,借咱们的用用!”


——完——


今天没喝酒,写肉好痛苦,如果你觉得毫无性张力,那就对了。

不过,接下来,双队大概要把视频里的梗玩个遍了。

扫黄组:这锅我们不背!















评论(26)
热度(44)

© 未闻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